小说:阿紫最终成了乔峰的妻子,不料平静的生活又被丁春秋给打破

小说:阿紫最终成了乔峰的妻子,不料平静的生活又被丁春秋给打破

各位看官,莫要性急,金庸先生《天龙八部》交代,天山童姥为了拢住虚竹(现在的周侗),将西夏公主掳到冰窟之中,并与虚幻中的虚竹在梦中相会,白天又将公主送回。每当公主回想梦境时,那个并不英俊,心地善良,用身体给自己取暖的和尚就浮现在眼前,让一个年芳二八的少女不禁春心萌动,所以,白天她就作“九九菩提蛮”来思念情郎。

对于她的“九九菩提蛮”,除了虚竹、天山童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天山童姥已死,丈夫尚在昏迷,能够知道“九九菩提蛮”的,不是周桐的至亲,就是丈夫过命的兄弟朋友,当老道说出“菩提蛮”时,周夫人认定,此老道并非外人;又听老道说西夏皇已破,她担心丈夫的安危,也别无选择,所以,她这才听从老道之言。

而这个老道不是别人,正是周侗的结义兄弟,名闻遐迩、威震八荒的一代大侠——萧峰。那位问了,萧峰为什么此时出现在天山飘渺峰灵鹫宫呢?其实,萧峰不是今日才出现在灵鹫宫,他早就来到灵鹫宫,只是因为信守与耶律洪基的誓言,他决不会以真面目示人,要知道,他是一诺千金的大侠,一口唾沫一颗钉,如何能在江湖露了踪迹。

不露踪迹是不露踪迹,但他行侠仗义的禀性始终没有改变,从大辽退兵,到大辽灭亡,萧峰已经在江湖仗义行走几十年,由于他的武功出神入化、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知道萧峰还活着,他除了在江湖中行侠仗义,剩下就是回雁门关绝谷陪伴在阿紫左右。

各门各派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勤学苦练,强身健体,虽然中原武林一片风平浪静,可这个风平浪静之中暗藏着一个巨大的旋涡,当萧峰再次行走在江湖上时,他忽然听说许多大门派的掌门人,或者是各门派中武功出类拔萃的大弟子在江湖上失踪,而这些人都是武学中的翘楚,个顶个的武林高手,为什么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音讯皆无呢?萧峰想查个究竟,弄个明白,还武林一个正义。

所以,萧峰离开阿紫,由北向南开始追查下去。这一日,萧峰行至蓝田,想探访玉面书生吕大钟的下落,因为,听江湖传言,玉面书生吕大钟是第一个失踪的武林侠客。吕大钟何许人也?吕大钟是蓝田的一代大侠,人长的非常白净,而且也很风流倜傥,手中一把钢骨折扇有万夫不挡之勇,而且为人仗义疏财,深受江湖人景仰。

就在萧峰准备探访时,他忽然看到灵鹫宫的“追天绚日”讯号,不仅是“追天绚日”讯号,而且还是红色的“追天绚日”,他知道灵鹫宫肯定出了大事,遇到非常危险的情况,否则,不会发射红色的“追天绚日”,他联想到江湖上失踪的武林高手,他的心中不禁为之一颤,他丢下玉面书生吕大钟的案子,急速赶回雁门关绝谷,简洁地告诉阿紫一声,萧峰又赶往飘渺峰。萧峰在来的路上经过易容扮成一个道士,因为,逍遥派是道教的一支,开派鼻祖乐无天在“道”中悟出小无相功的真谛。所以,萧峰扮成道士更能让周夫人相信自己。

当他来到飘渺峰时,灵鹫宫只剩下夫人和竹剑,那天,他听了夫人的真情告白后,决心要保护好义弟,可他不知道飘渺峰为何只剩下她俩人,他私下听到竹剑与夫人议论完颜阿骨打进兵之事,并知道西夏皇帝乃义弟的岳父,他想替病重的义弟尽点力,拿定注意,他马不停蹄地赶往西夏皇都,当他来到皇都一看,除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弟子,守城的兵士不足五千,让萧峰大叹“泱泱西夏,生于安逸,死于安逸”。

就在破城前夕,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袭黑衣人在月下快似闪电,轻若幽灵,阿娜多姿的身形宛若天女下凡,这个身影他太熟悉不过了,黑衣人不是别人,正自己的妻子阿紫,挟着已经魂断的李婉儿。萧峰让阿紫将婉儿送进城中,然后保护梅剑和李延寿,自己赶快回天山保护周侗。所以,他对西夏皇都的情况、“九九菩提蛮”等了如指掌。

萧峰保护着周侗及夫人、竹剑火速离开灵鹫宫,当他们来到延安府时,从西南边塞赶回来的阿紫,告诉周夫人一切,尽管国已破,父王母后尚且自保,周夫人心中稍安,但是,周侗的病情似乎不能再这样颠簸下去,她们只好就此安下身来,萧峰告诉周夫人好生照顾周侗,自己前去寻找安道全,阿紫回去办一个重要事情,他想,中原武林还算平静,有竹剑保护已经足够,就这样,周侗与夫人、竹剑在延安府安居下来。

阿紫去办什么重要事情呢?原来,她对周侗中毒的脉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她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所以,她急忙赶回雁门关绝谷,将天山童姥留下药典仔细阅读,想从中探出究竟。

可是翻遍药典,还是没能找到周桐中毒的原由,她不由自主地骂了一声“老毒物”,“老毒物”刚出口,她恍然大悟:“啊!知道了,这是丁春秋的下毒手法,难怪似曾相识。”只是此毒为何名?又如何解救呢?阿紫开始犯了难。

要知道,阿紫在星宿海的时候,也仅仅是二流弟子,加上自己偷奸耍活,从来就没有用心学过丁春秋的各种毒功,倒是对“神木王鼎”非常感兴趣,因为,那是提炼毒功最有效的捷径和路数。阿紫尽管没有学到丁春秋毒功的精髓,但对星宿派下毒的手法还是熟知的,就像一个人的秉性,无论你如何隐瞒,举手投足之间都能透出你的风格一样。弄明白这个道理,她赶紧去找萧峰,然后共同去找丁春秋,*他就范。

可是,等她们来到嵩山少林寺时,哪里还有丁春秋的踪影,哪个改过自新,誓死弘法的客家弟子早已不知去向。萧峰与阿紫一路追踪来到星宿海,而此时的星宿海一片狼籍,打眼一看就知道这里几十年没有人住过,甚至没人来过;她俩只好回去另想他图。

要说周侗中毒,的确与丁春秋有关,那日,周侗带着梅剑、竹剑来到嵩山少林寺祭祀父亲,已经改过自新的丁春秋始终没有离开周侗,对他的祭祀也很热心。天性敦厚、侠肝义胆的周侗当然不会用“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而始终不忘当日之仇的丁春秋,表面悔改,内心隐晦。

他多次看到周侗大摇大摆地前来少林寺祭祀,恨得牙根都痒痒,但是,那时丁春秋毫无办法,打又打不过周侗,毒又被少林高僧全部化解,只得在塔林中为一代代少林亡魂,打扫墓室。

有一年夏天,打扫完墓室的丁春秋,坐在塔林下休息,忽然,一种“丝丝”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他回头一看,一条胳膊粗细的白尾蝰蛇,急速向一座古老的墓塔游去,吓得丁春秋这样的“老毒物”,也赶紧避让,凭他多年的经验,这条色泽光焰,游动快速,头呈三角的大蛇,必然是一条剧毒无比的蝰蛇。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从对面的墓塔边跳出一只硕大的蟾蜍,这只蟾蜍非常怪异,整个脑袋都是金色,别看它身体硕大,蹦跳起来非常灵活,一个蹦跳就将白尾蝰蛇的去路拦住,白尾蝰蛇也不示弱,张开大口向蟾蜍咬去,而四肢下蹲的蟾蜍没等大蛇咬到,整个身体离地,蹦出半人多高,并在空中向蝰蛇喷出一股黏液,身体稳稳地落在蝰蛇的身上。

蝰蛇一咬不中,还让蟾蜍骑在自己的身上,似乎激怒了大蛇,它迅速甩尾卷成一团,想把蟾蜍缠住,没想到,蟾蜍似乎料到大蛇有此一着,它趁着大蛇甩尾之势,向一旁急速跳去。

大蛇缠绕落空,借着盘绕的劲道,大蛇将头立起半人高,从口中射出毒液,想把蟾蜍置于死地,怎奈,蟾蜍贴地弹起,金刚一样的大脑袋撞向蝰蛇,这一击正中蝰蛇七寸,一个十步之长,胳膊粗细的大蛇被蟾蜍制服,立起半人高的身体轰然倒下,蟾蜍迅速吸干蝰蛇血和毒素,看的丁春秋大惊失色,茫然不知所措,待他惊醒过来,喝干蛇血的蟾蜍正要离开。

丁春秋就是丁春秋,毕竟是用毒高手,他赶忙从怀中掏出“神木王鼎”,用内力催动“王鼎”,只见“神木王鼎”冒起白色的烟雾,当他再次揭开“王鼎”时,蟾蜍不知不觉跳了进去,丁春秋将“王鼎”盖上,而“神木王鼎”正是丁春秋了练习毒功的炉灶,有了它,可以提炼各种毒药。

尽管在少林寺这么长时间,丁春秋一直被少林高僧监视着,就算有“神木王鼎”,他也无处弄到剧毒的药引子,没想到白尾蝰蛇和金头蟾蜍主动送上门来,让丁春秋大喜过望,他悄悄将“神木王鼎”藏在古塔下的蛇洞里,每次打扫完塔林,他都要偷偷练习毒功,并用金头蟾蜍的黏液反复试制,提炼出世间少有的“百日断魂散”。

这种“断魂散”无色无味,可以随心所欲,在不知不觉间让施毒对象中招而无察觉,中招之后,24个时辰内没有感觉,然后是毒性慢慢发作,百日之后,从五脏六俯开始糜烂,直至死亡。那日,周侗来嵩山祭祀,丁春秋陪伴左右,不知不觉间周侗着了丁春秋的道,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痛改前非,虔诚向佛的逍遥派弟子,无情地向他下了黑手。

好在萧峰很快找到神医安道全,尽管他无能为力,但他救治百病的经验告诉他,这是一种名为金头毒蛤的毒药,比段誉当年吞下的千年毒蛤还要厉害百倍,只有“冰莲花”和“冰莲子”才能解救,用“冰莲花”熬汤,“冰莲子”吞服,将金头毒蛤剧毒驱逐到尿液中,随大小便一块排出,一般毒从穴道中可以*出,像这种毒是绝无可能的。这种“冰莲子”、“冰莲花”,只有长白山老君潭有此神物,在天寒地冻之时,才能开花结子,天越冷,莲花开的越多,莲子结的越饱满,这种“冰莲”并非每年都结,这就要看每个人的造化,而且老君潭的具体位置,世上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神医安道全的话,几乎是白说,让在场人听了如同天外摘星,九天揽月,但萧峰听了还是看到无穷的希望,他安抚周夫人后,快马加鞭向长白山赶去。他一路狂奔,一路在想,哪怕有一点希望,我一定要救活这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虽然现在正值盛夏,只要有这个传说,就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住在老君潭附近的人兴许手中就有。

萧峰一路马不停蹄,快马换了一匹又一匹,两天后,他赶到长白山腹地,可是,老君潭究竟在何处,他不得而知,他只好边寻找,边询问猎户,许多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老君潭。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位上了年岁的老猎户,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告诉他,老君潭在长白山发源地最高的一座山顶之上,并说,这个老君潭在几十前就不存在了,一位西域高手与看守老君潭的高手,为争夺老君潭的“冰莲花”、“冰莲子”,两人大打出手,结果将老君潭给毁了。尽管老猎户这么说,萧峰已经看到十足的希望,看来“冰莲花”、“冰莲子”所言非虚,在谢过老猎户之后,他再次踏上寻找“冰莲子”之路。

当他看到长白山发源地最高山峰时,萧峰喜不自禁,他将马安放在一户人家,天不亮就施展绝顶轻功向山上奔去。长白山虽然连绵千里,但它的主峰并不高,对于萧峰这样的高手来说,上山如同登高踏步,很快他就来到高山之颠,可诺大的山顶怎么也看不到传说中的水潭。

他足足找了一顿饭的工夫,跑遍山顶的每个角落,依然不见水潭的踪影,让心有不甘的萧峰仰天长叹道:“天亡我义弟乎?”说完,发出一声仰天长啸,这种龙吟虎啸之声传遍百里,震得山壁上的悬石“哗哗”掉落,震得远处的松林涛声阵阵。

这时,从山的峭壁之下发出一个金石叮咚声音,道:“什么人在此大呼小叫,扰了老夫的清梦!”

萧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连忙道:“在下只是一个方外之人,只因义弟中了金头毒蛤的剧毒,前来老君潭寻找‘冰莲花’、‘冰莲子’,敢问你是那一位前辈高人,贫道这厢有礼了。”

“既是方外之人,何问方外之事,中不中毒,与你何干?”金石之声道。

“前辈此言差矣,道家有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方外之人管方外之事,此为天之道也!”萧峰高声答道。

这时,从萧峰左侧的绝壁之下,飞身上来一人,见此人:岁数在百岁之间,清癯的面容显的有些苍白,头发胡须,就连眉毛都已经白了,骨瘦如柴的身躯却很健朗,岁数很大却很矍铄,内力深厚,声如洪钟。

他来到萧峰面前,道:“听阁下的声音,应当是一位绝顶的武林高手,恕老夫眼拙,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方外之人有名而无名,悟道之人在有道与无道之间。”萧峰答道,并试探性地问:“前辈高姓大名?”

“噢,老夫久未行走江湖,几乎将自己的名姓忘了,请问阁下,当今武林不知出了哪些人物?阁下是不是其中之一?”老人问道。

“哦,区区在下不足挂齿,当今武林人才辈出,豪杰并起,要说算得上翘楚者非大理段誉、天山周侗莫属。”萧峰答道。

“听阁下所言,你是来寻‘冰莲花’、‘冰莲子’的,小老儿在此潭守了七十余载,与寻‘冰莲花’、‘冰莲子’者搏杀无数,今日,你想要得到‘冰莲花’、‘冰莲子’不难,只要能过得了老夫这一关,此两样,老夫双手奉上。”说完,向萧峰打量一眼。这真是:恩将仇报死不悔,暗下毒蛤命难回;老君潭前救义弟,沥泉山下育大鹏。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未分类

金庸小说续书谈(五)聊聊《天龙八部》的几部续书(天龙八部续集金庸)

2022-4-9 21:13:08

未分类

梦幻西游:高价卖梦幻币的方式,藏宝阁交易,能比别人多卖几十块

2022-4-9 21:13: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