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魔域》的“阿拉玛战士”:玩网游负债百万后,有人喝农药讨要赔偿

编辑/刘汨

深陷《魔域》的“阿拉玛战士”:玩网游负债百万后,有人喝农药讨要赔偿

魔域手游中的“熔魂圣炉”

在网络游戏《魔域》的贴吧论坛里,用“阿拉玛之魂”作为关键词搜索,许多帖子的第一句话都是“我的人生毁了”。

进入《魔域》的世界,一些玩家的快乐并不来自于打怪升级,他们更愿意将道具阿拉玛之魂投入“熔魂圣炉”中进行重铸,一定概率下,道具的等级会得到成倍增长。高等级的阿拉玛之魂可以在玩家之间以游戏币买卖,同时有“商人”在线下提供游戏币和人民币之间的兑换服务。

痴迷于此的玩家将这种模式称为“爬炉子”,他们以一种近乎“赌徒”的心态投入其中,甚至不惜举债买进阿拉玛之魂,投入炉中进行重铸,希望在等级翻倍之后变现暴富。

为此负债几十万、过百万者大有人在,他们将矛头指向了《魔域》的开发者福建网龙公司,有人甚至以喝农药、爬上楼顶的极端方式,向游戏公司索要赔偿。

在回应深一度记者的采访要求时,网龙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魔域游戏合法合规,不涉及任何赌博或诱导赌博的机制。一些主流玩家也认为,“爬炉子”的痴迷者们嗜赌成性,不值得同情。

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有法律界人士表示,根据现行的相关法规,《魔域》的模式并没有明显的违规,玩家很难就此向游戏厂商索赔,但类似“爬炉子”玩法的出现,也反应出现行法规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则表示,为了净化游戏环境,厂商有责任也有能力,对可能诱发“赌博”的游戏机制进行调整修改。

深陷《魔域》的“阿拉玛战士”:玩网游负债百万后,有人喝农药讨要赔偿

2020年11月13日,一男子闯入网龙公司行凶伤人

炉子里的世界

在秩序森严的亚特大陆上,七片土地拱卫着正中央的王城。战士们凌风御剑,带着各异的灵兽穿行其中。如果从游戏机制上来看,2006年发售的《魔域》和其他角色扮演类网游别无二致,打怪、升级、提高战力,是这款游戏的乐趣所在。

但只要稍加熟悉,就会在《魔域》发现另一个更隐秘的世界。走过集市,转过街角,一个巨大的、有着金色尖顶的“熔魂圣炉”就立在那里,而一种叫“阿拉玛之魂”的游戏道具,则成了进入这炉中世界的通行证。

根据游戏设定,阿拉玛之魂共分18个等级,可以通过镶嵌在道具上改变属性,提高战力。越高级的阿拉玛之魂价值越高,在《魔域》端游中,官方商城会售卖1到10级的阿拉玛之魂,玩家也可以通过“跨服珍品交易行”,以游戏货币“魔石”购买其他玩家的阿拉玛之魂。

“熔魂圣炉”为阿拉玛之魂提供了“重铸”的玩法,将一个最高不超过12级的阿拉玛之魂投入炉中后,随着一阵金属音效响起,几秒之后,阿拉玛之魂的等级可能会随之发生改变,也可能会化为灰烬。

在“熔魂圣炉”里,一个阿拉玛之魂最多可以被连续重铸8次,根据游戏官方给出的数据,重铸的成功率是55%,但重铸成功并不意味着“升级”,也有可能得到一个低等级的阿拉玛之魂。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运气好,一个低等级的阿拉玛之魂,有机会一跃成为一件18级的顶级道具。当然,也可能是赔本,甚至是一无所获。

一些痴迷的玩家,将这种玩法称之为“爬炉子”。对于这些玩家来说,获得一件顶级道具并不是“爬炉子”的终点,以此“变现”才是对他们最大的诱惑。

要想把阿拉玛之魂兑换成人民币,多数人会先通过游戏内的“跨服珍品交易行”,将其出售给其他玩家,得到游戏币“魔石”,之后再找到游戏中的“商人”,将魔石“变现”。

在《魔域》的雷鸣大陆上,密密麻麻的交易摊位棋盘式铺开,由于摆摊的价格昂贵且数量有限,这些摊位大部分由职业商人所有,他们多是每个游戏大区排名靠前的玩家。按照游戏设定,摊位上可以交易魔石和其他道具,同时,一条自线上到线下的“交易暗线”也已悄然形成。

2020年底,深一度记者进入《魔域》手游版本,满屏的摊位广告出现在眼前,“收装备,加微xxxx”、“买卖魔石,微:xxxx”、“支持花呗,信用卡”……记者添加了一个微信号后,商人很快通过申请,并表示“每个区服我都在的哦,全区24小时在线。”

记者提出要卖出1900魔石,商人熟练地给出当下的“汇率”,“回收价一块钱42魔石,出售价格一块钱40魔石”。他询问过所在的服务区和账号昵称后,指引记者走到了他游戏中的摊位。

按照商人的指导,记者点击了“交易”按钮,魔石随即易主。不一会儿,商人按照记者提供的支付宝收款码,转账了45元人民币,整个过程不过一两分钟。

山东玩家王文强说,为了“爬炉子”,他总计赔进了超过100万人民币。在那些痴迷的日子里,每当王文强在“爬炉子”中得到高等级的阿拉玛之魂,就会在“跨服珍品交易行”中将阿拉玛之魂卖给其他玩家,兑换成魔石,之后再从商人那里将魔石变现。

因为商人的“汇率”低于官方充值的价格,当王文强想再次“爬炉子”时,他购买魔石的途径依旧是商人那里,之后再从“跨服珍品交易行”用魔石购买其他玩家的阿拉玛之魂。根据游戏设定,高等级阿拉玛之魂可以分解成多个低等级阿拉玛之魂,这成了王文强再次进入“熔魂圣炉”世界的“筹码”。

一位《魔域》的专职商人小米也表示,他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倒卖魔石,赚取其中的差价。据小米称,一些玩家为了“爬炉子”,来找他购买魔石,赢了之后再找他兑成人民币。也有老玩家为了方便,直接将阿拉玛之魂在游戏中交易给他,他再将阿拉玛之魂放到交易行卖出,增加魔石储备。

在跨服交易行中,1级的阿拉玛之魂价值5魔石,18级的阿拉玛之魂价值约65万魔石,根据2020年底商人的“汇率”,分别可变现约1角人民币和15476元人民币。巨大的落差之下,无法估计数量的阿拉玛之魂和魔石,在商人与玩家之间买卖流通,那些沉迷于“爬炉子”的玩家,以一种近乎赌徒的心态,将暴富的希望寄托在了“炉子里的世界”。

深陷《魔域》的“阿拉玛战士”:玩网游负债百万后,有人喝农药讨要赔偿

阿拉玛之魂的重铸过程

从“打年”到“阿拉玛之魂”

2010年,当王文强再次踏上《魔域》的“雷鸣大陆”时,距离他上次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五年,王文强后来把这称为一个“错误的开端”。

五年前,还在读初中的王文强作为“战士”进入了这个世界。那时正值国产网游的黄金时代,沿袭一贯经典网游的模式,在砍杀、升级、提升战力的游戏逻辑下,玩家的游戏体验随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成正比提升。《魔域》也是它们中的一员,王文强在雷鸣大陆上征战四方,随着战力增强,在游戏中的“地位”越来越高,这给了他“简单又刺激”的快乐。

很快,故地重游的王文强便发现了雷鸣大陆的变化,角色的出生点旁站满了自称“商人”的玩家,他们用红色加粗的字体在游戏公屏上推销自己的服务:以更优惠的价格充值“魔石”,以及用人民币“回收魔石”。服务器内的聊天室里、游戏的贴吧论坛中,一种叫“打年“的玩法被玩家们热烈讨论。

在王文强的记忆里,曾经的《魔域》中所有人都有着近似的目标,打主线、升装备、增强战力。但再次回到《魔域》时,里面的玩家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种游戏态度,一批人继续讨论着剧情、装备,变强的方法,而另一批人则专注于分享他们“打年”的经历,游戏的讨论区中,玩家们交流着“打年”爆出的道具,分享着数千元的盈亏,甚至能看到有玩家在论坛上“直播打年”。

王文强游戏里的“师傅”告诉他,“打年”这东西”,高收益、快回报,把游戏里的魔石投进去,能“赚快钱”。游戏的左下角,玩家“打年”成功的记录不断地滚动播放着,日夜不息地向玩家展示着“暴富”的故事。好奇心的驱使下,王文强充了几十块钱,第一次走进了“打年”的入口。

在当时,所谓“打年”是一个独立于《魔域》游戏主线剧情线外的副本模式,“打年”玩法有十几档,玩家进入每一层时需要缴纳与层数价值对应的 “门票”,从10到5000魔石不等。

进入副本后,玩家将挑战该层的守卫,如果战胜则有一定几率获得宝箱,让“魔石”翻倍。当然,也有可能在战胜守卫后一无所获。一名玩家曾在贴吧中分享自己“打年”的经历,称其用1000魔石的门票入场打出宝箱“灭世魔尊”,打开后获得54000魔石,是入场券的54倍。而获得的魔石可以直接转卖给游戏内的第三方商人,完成变现。

尝试打年的王文强没能赚到“快钱”,门票在几分钟内全都打了水漂,等王文强缓过神来,一千多块钱已经输了进去,他“吓坏了”,赶快关了游戏。

关上了游戏窗口,王文强心中对于“赚一笔”的渴望却就此打开,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与欲望的对抗,以及为此付出代价,成了王文强在《魔域》世界里的“主线任务”。

王文强的印象里,“打年”模式历经了数个阶段才演变成如今“炉中世界”的模样。最初的“打年”可以通过游戏内的NPC(非玩家角色)进入,后来变成打怪随机刷新入口,再到如今,只能通过市场边的“熔魂圣炉”进入。炉子在游戏窗口中没有直达入口,也无法自动巡航,只能由玩家自行寻找坐标进入。

最初打年的门票没有其他用途,只具有“筹码”的性质。2017年前后,门票变成了可以镶嵌在装备上增强战力的道具,也就是“阿拉玛之魂”,玩法也从“打怪掉奖励”,变成了“熔铸器灵升级”,紧接着又推出“跨服珍品交易行”和“阿拉玛之魂分解机制”。

经过几年的更新,王文强觉得如今的这个系统“更隐匿、更完善,也更聪明”。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在一次次“重铸”结果揭晓之后,伴随而至的巨大狂喜或是失落。

虽然改版之后的“阿拉玛之魂”相比之前打年的门票有了增强战力的属性,但王文强表示,几乎没有老玩家会专门把阿拉玛之魂镶嵌在装备上,他认为对于装备属性已经较高的老玩家而言,价格昂贵的阿拉玛之魂带来的属性提升相对有限,“很多人还是把这当成变现的工具。”

商人小米记得,“打年”玩法在2008年左右推出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形成风气,因为商人很少,把游戏币兑换成人民币并不方便,“一个区里有时候连一个商人都没有”。在他的印象里,2014年左右游戏内的商人开始“井喷式”增长,各种交易变得便捷,随之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以“赌徒”的心态,将暴富的希望寄托在这个模式上。

深陷《魔域》的“阿拉玛战士”:玩网游负债百万后,有人喝农药讨要赔偿

向“商人”出售魔石后的转账记录

噩梦的开始

“阿拉玛之魂”的玩法推出后,曾经“一次只充几十块”的王文强开始越赌越大,王文强记得,一次熔铸的过程中他实现了罕见的“跳级”,“12级的阿拉玛之魂一下跳到了17级”,当晚他赢了一万多,“之前一晚输的全都赢回来了”。

后来的一篇自述里,王文强把这次“幸运”的经历称作是“噩梦的开始”,尝到了甜头的王文强“几千几千的玩”,他形容那时的自己是“真正的赌徒”,“ 不吃饭都没事,但是不赌不行,有钱就赌,哪怕100块钱”。钱不够了,他在网贷平台上借,“一连借好几家,赌赢了再还”,个人的积蓄全部掏空,能找到的亲友借了个遍,这些钱很快变成“魔石”,注入到炉中世界化为了灰烬。

当王文强意识到“回本是不现实的“的时候,这个家境并不富裕的年轻人已经在《魔域》中输掉了16万。他以“被网游坑死的年轻人”为昵称在网络上发帖求助,称自己个人积蓄三万消耗一空,网贷平台上借贷消费13万,“家里是农民家庭拿不出那么多钱,老婆天天哭,我整天睡不着觉”。

而这还并不是王文强“赌徒”生涯的终点,此后的两年里,王文强通过数个网络借贷平台多次借款,期间他删除过游戏,清空过账号,卖出过所有装备,但都没能遏制住自己的欲望,最疯狂的时候,王文强“几个借款平台互相套,一个月流水七八十万”。

在知乎发帖维权后,每天都有年轻人通过知乎加王文强的微信,这些年轻人大多很绝望,在打招呼之前,第一句话往往先问王文强“你输了多少?”。找到王文强的年轻人有的已经戒掉游戏,为维权四处奔走,有的则还沉迷其中,“钱都赌光了就看直播赌”。

王文强的沉迷并不是个例,贵州玩家周文贵在回忆自己的经历时,几乎不停顿的报出一连串的盈亏记录,他曾经一晚上赢过12万,也一个月输过30万,曾几分钟从2000元赢到过三万多,而下个小时就把三万元输得一分不剩。

周文贵形容,自己几乎一度不把魔石当钱,而是数字,是筹码。他从最开始的赚三万,到输五万,再输七万,紧接着刷信用卡,贷款,家里的房子都卖了一栋,如今,周文贵在《魔域》中总计输掉了八十多万,至今还身负三十万的债务。

在过往媒体报道中,多次出现《魔域》“涉赌”问题的报道。打开魔域的贴吧论坛,随处可见以“我的人生毁了”为开头的故事和“快逃”的提醒。在魔域的贴吧中以“打年”和“阿拉玛之魂”为关键词搜索,二十余万条帖子和回复记录了玩家们在这个模式上的疯狂,有人发帖称“魔域玩了7、8年了,做过玩家,做过摆摊,做过商人,先后打年输掉了100多万”,也有人称自己因为打年“倾家荡产,家都破了”。

深陷《魔域》的“阿拉玛战士”:玩网游负债百万后,有人喝农药讨要赔偿

在跨服交易行里等待出售的阿拉玛之魂

稳定的“汇率”

多年来,在《魔域》的世界里,阿拉玛之魂兑换魔石的“汇率”非常稳定。

王文强和商人小米都发现,在“跨服珍品交易行”,只要阿拉玛之魂出售的价格在系统划定的范围内,就一定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卖出。小米甚至用“向银行存钱”来类比售出阿拉玛之魂的确定性。

他发来一张12级阿拉玛之魂的出售列表,共有407件在售,系统显示“当前交易行存在163人以10201魔石或更低价格求购”。这意味着只要略微降低价格,就能达到不少买家的预期。小米说,阿拉玛之魂价格的小范围波动甚至滋生了一批专门“炒阿拉玛”的商人,他们在低价的时候扫光市场上的阿拉玛,再在高价的时候卖出,虽然一个阿拉玛的价格波动不过几十魔石,“但积少成多,收1000个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阿拉玛之魂价格的长期稳定也引发了一些游戏行业从业者的质疑。由于玩家的每件装备仅能融入一个阿拉玛之魂,消耗量有限,而12级以上的阿拉玛之魂不能再入场“爬炉子”,那么高于12级的阿拉玛之魂的消耗端在哪里?如果需求有限,为什么高级的阿拉玛之魂从不贬值呢?

资深游戏行业从业者张宁表示,自网游诞生之初,线下的交易就一直存在,“网游模拟的就是一个社会,社会中自然会有交易”。不少网游都允许玩家间进行自由交易,这意味着虚拟物品具有了一般等价物的功能。这近乎于现实世界中商品交易,供需关系影响着价格波动。

张宁介绍,当一个游戏物品有稳定的产出和消耗端,它的价格才可能保持稳定。大部分网游的顶级道具都会为玩家提升装备战力所用,实现资源消耗,不能再次流入市场。“很少见一个高级装备可以再被分解为低级的零件”,张宁表示,需要高级装备的人数是有限的,如果爆出的高级装备多了,或是有新的装备推出,老装备就会贬值,在市场上的流通也就不会一直循环下去。

但根据《魔域》的设定,高级的阿拉玛之魂可以不断向下分解为两个低级的阿拉玛之魂,“分解”变成了阿拉玛之魂的消耗途径之一。即使玩家不需要将阿拉玛之魂用于装备提升,仍可以购买高级魂拆解成低级魂继续“爬炉子”,市场循环因此能一直继续下去。在张宁看来,这种设定非常反常,市面上的游戏几乎不会提供这种玩法,“这才是这个玩法最可怕的地方。”

商人小米介绍,有的商人会购买阿拉玛之魂放在摊位“展示自己的实力”,吸引玩家,但基本不会买来高级的阿拉玛之魂再拆成低级的卖掉,因为“没什么赚头”。多数“爬炉子”的老玩家,还是会用魔石在“跨服珍品交易行”上购买高级的阿拉玛之魂,之后再拆成多个12级的用于“爬炉子”,“整个拆解过程只需要几十秒钟就能完成”。

小米还认为,2017年推出的“跨服珍品交易行”,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阿拉玛之魂的交易畅通,这意味着几十个服务器的玩家都可以在此进行交易,市场被大大打开了,商人也比以前更多。

畅通的阿拉玛之魂交易平台,商人从中加持的“变现”渠道,再加上一定概率让阿拉玛之魂等级翻倍的“熔魂圣炉”,多种机制交织在一起,赌徒心态极重的“爬炉子”玩法由此形成。

在游戏行业从业者张宁看来,类似“熔魂圣炉”重铸这种“投入固定收益,获得随机回报”的玩法,普遍存在于许多网游里,但不能简单的与赌博画上等号,其中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间,“假如说这个空间分为10个尺度,可能大部分到第三层就退却了,但魔域里现在这种爬炉子的玩法,可能已经到了第九层了。”

在身负巨债之后,一些“爬炉子”的玩家将矛头指向了《魔域》的开发者网龙公司。在2019年《海峡都市报》的报道中,有玩家认为网龙公司在“魔域”中诱导消费者赌博,并放任“商人”用人民币进行魔石交易。甚至有玩家怀疑,“商人”就是网龙公司的“马甲”。网龙公司在回应“涉赌”问题时表示,《魔域》符合法律规范,其中的一些乱象是由于某些“商人”扰乱游戏运行导致的。

在张宁看来,无论是谁导致了《魔域》里“赌风”盛行,厂商为了维护游戏世界里的正常秩序,都可以做的更多一些。

他举例说,例如有的网游不允许玩家间自由交易,玩家只能把概率玩法中获得的物品自用。有的网游自己提供可交易平台,允许玩家把游戏物品交易为人民币,但概率玩法的原材料需要玩家通过打副本获得,“玩家也需要琢磨怎么合成装备、怎么提高战力,这还是一个追求游戏性的过程。”

而《魔域》中的阿拉玛之魂可以直接交易获得,进入“熔魂圣炉”也不需要任何等级或对玩法的理解,“很直白,学习成本、理解门槛极低,只要掏钱就行了”。张宁认为,无论是玩法的门槛,还是交易的方式,包括阿拉玛之魂的分解模式、对第三方商人的态度,“这些都是游戏厂商可以进行干预的。”

“别玩了,久赌必输”

2020年11月13日,一名37岁的男子闯入网龙公司办公楼持刀伤人,造成七名企业员工受伤。在媒体报道中,有游戏行业人士指称,该男子可能是《魔域》的玩家。但该说法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在王文强的描述里,运营《魔域》的网龙公司门口从来不缺少愤怒的玩家,总有亏空了积蓄的玩家从全国各地赶到位于福建的网龙公司总部,试图“挽回些什么”,从喝农药到爬上楼顶,各种极端行为不断出现。

多次与魔域的客服交涉无果后,王文强也走上了极端的道路,他在网龙公司门口把头孢和啤酒混在一起喝,在隔壁大楼的顶楼栏杆旁静坐,惊动了消防队赶来救援,但这些尝试最终无果,他所认识的赶赴福建维权的玩家中,没有一位成功退回了钱。

来自贵州的玩家周文贵在2019年3月曾组织十多名玩家一起去总部维权,全国各地赶来的十多人总计输了1400多万,他们曾多次尝试起诉,但“最终几个打官司的都无功而返”。

2019年,有玩家向福州市12345服务平台投诉《魔域》涉赌,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公开的回复是:支队执法人员已经接到多起关于《魔域》游戏的投诉,对相关投诉一直积极处理、主动核查、定期巡查。2019年核查《魔域》游戏次数达60人次,并多次参与各级文化部门对该公司的联合检查,在各级检察过程中,均未发现有违反《网络游戏管理暂行规定》的违法行为。

在回复深一度记者的采访要求时,网龙公司表示,魔域游戏合法合规,不涉及任何赌博或诱导赌博的机制。作为该公司运营十数年的游戏IP,他们倍加珍惜魔域的声誉与口碑。

在魔域游戏的讨论区,那些沉迷“爬炉子”的玩家被称为“阿拉玛战士”,主流魔域玩家认为他们嗜赌成性,不值得同情。有人形容,游戏玩法就像一把刀,做出来的目的是切菜,但有人用来行凶,“你输了钱去找游戏要,难道赢了钱会分给游戏吗?”

2017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文化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下简称“通知”)第六条规定:网络游戏运营企业采取随机抽取方式提供虚拟道具和增值服务的,不得要求用户以直接投入法定货币或者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方式参与。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应当及时在该游戏的官方网站或者随机抽取页面公示可能抽取或者合成的所有虚拟道具和增值服务的名称、性能、内容、数量及抽取或者合成概率。

针对这一规定,浙江京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刘向南律师表示,虽然《魔域》需要用户直接用虚拟货币购买阿拉玛之魂以进行相关玩法,但由于“合成”不属于第六条中规定的“随机抽取”方式,因此并没有违反相关规定。

在刘向南看来,《通知》中对随机玩法的定义尚不明确,且仅要求网游运营公司公示随机玩法的概率,这也提供了一定的“模糊空间”,“只有监管措施具体到位,才能让网游公司运营更加规范化,从而使得玩家回归游戏本质。”

同时,《通知》第九条规定,网络游戏运营企业不得向用户提供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法定货币或者实物的服务。刘向南律师表示,从目前情况看,在《魔域》中提供兑换服务仍是“商人”的自发行为,游戏模式本身没有提供兑换服务。而所谓的“阿拉玛之魂”确实具有提高角色实力的作用,很难将在“熔魂圣炉”中重铸的模式,与刑法中界定的“赌博”行为联系在一起,“玩家想对自己在这个玩法中产生的损失提出索赔,是困难的。”

接触《魔域》后的几年里,王文强原本平静的生活被彻底打破,债务越滚越多,女儿上学又急需拿出钱来。为了尽快还债,王文强留下妻女,独自去了新疆打工。

深一度记者采访王文强的这段时间里,他数次因工作临时中断采访,他在新疆的一家电厂每天值早晚两班,一天工作近十个小时,春节也打算留在这里,“尽快攒钱还债,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如今,王文强早已远离了那个曾经让他深陷其中的“炉中世界”,但因为曾在网上留下联系方式,每个月仍会有多个玩家向他求助,他们大多已经负债累累,但仍痴迷着“爬炉子”。王文强很着急,却也无能为力,最近的一次对话里,他劝着手机另一端的年轻人,“别玩了,久赌必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米、张宁、周文贵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青深一度】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未分类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决斗向攻略帖(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如何决斗)

2022-4-12 8:23:11

未分类

热血传奇:1.76的三大神器被碾压,还是在1.76版本?(热血传奇1.75)

2022-4-12 8:23: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